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故事很长,回忆很短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6-06-23 13:2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不管是谁的人生,都有一个不能改变的结局。

  有时候,做一件事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后悔!

  草草地买票,匆匆地上车……

  十三车,无座!

  为什么坐火车没有超载一说!

  人很多,见着位子就坐。五号座,靠窗,看风景不错,旁边有一个女人,很朴实,是比较容易被骗的那种,头发长长的,乱乱的,脸蛋黑黑的,红红的。火车缓缓启动,摇晃的感觉从强烈到微弱。

  车窗外的风景在诗人或者是作家眼中应该很值得好好写一番,不过看过的这样的文章也不少,大同小异罢了。

  一对拿着票的夫妻过来了,都拎着大包。走到我旁边,问我,这儿是不是五号座,意思就是这儿是我的座位,请您让一让。我说“是”,本来要说“你不会自己看啊”的。

  很奇怪,他坐在了她的右边,她坐在了她的左边。

  我曾尝试着相信单纯的幸福!

  有对父子。仔细一瞧,真像父子,前额上头都有一撮头发卷得很冲动,直指着行李架。那个父亲一定很严格,或许只是因为脾气不好,他当着火车上那么多坐着和站着的所谓的旅客朋友们,甩了他儿子两个耳光。他的眼神好吓人!

  我想他应该没有快乐的童年!

  可,童年算什么,我的童年又发生了什么?

  童年并等于天真!

  我们曾今都天真,天真地哭,天真地笑……天真地看到好看的蝴蝶都想一把抓住放进自己的口袋,天真地总是希望能够坐一坐公路上按时出现的长途汽车……

  有个女孩,打扮的很艳丽,也很隆重。也许应该叫她女人,旅客朋友们都忙着蹭座,而她却忙着照镜子,画眉,抹唇膏,梳头发……当然前提是她坐着。似乎很活泼的样子,总是重复着一句话:干掉熊猫我就是国宝。我站着睡了一觉醒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似乎是:干掉国宝我就是熊猫。后来,一直到我下车前的几天几夜之间,她都在说:干掉国宝我就是熊猫。大家一直都在笑,但我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有个听似很有钱的人,有个看似不是很有钱的人。那个人说,他曾经在一夜之间赌博赢了四十万,在第二个一夜之间输了一百万。那个人点了点头,双手捧住脸上下搓了搓,又捏了捏鼻子,冲我笑了笑。

  ……

  有很多很多的人,我们擦肩而过……

  有很多很多的人,我们看到的或许只是自己前世今生的背影。

  摇摇晃晃地,日日夜夜……离去的和回来的,到家的和离家的,欣喜的和惆怅的……

  是个白天,不知道是在车上度过的第几个。外面,好高的山,好大的火,好浓的烟。我目睹了一场森林大火,可能刚刚燃起。

  感谢我的MP4,不管什么时候都精神饱满,一首歌四分多钟,十二首歌一个小时,盯着歌词,听得很专心……以为时间会过得很快,也以为距离会缩短!

  凌晨两点,外面被漆黑笼罩,火车行驶在黑暗中,掠过城市和乡村的点点灯光。

  在黑暗中看驶过眼前的火车,是怎样一种情形……

  夜的感觉很浓烈。

  一个小站,商贩叫卖的声音很专业。

  我还没有好好地睡过一觉。

  书包里面有几本书,一本笔记本,吹了吹走廊的地板,又拿着笔记本左右扇了扇,小心地铺在上面,小心地坐在上面,小心地抱着书包,小心地把头放在书包上,一不小心地睡着了……没注意到挡着人家的路了。梦里面,我起来坐下,起来坐下,起来又坐下了好多次,后来我烦了,我赖着不起来了,他们就从我身上越过去,嘴里还说:睡在走廊里面干什么,不知道挡人家路啊!

  我对我自己表示有史以来最为深刻的一次鄙视!

  有位大叔,大妈也在。他们正在吃东西,津津有味。我好像也饿了,摸了摸书包里面,只买了一包火腿肠,还剩下两根。以为还会像以前坐火车那样吃不下东西,感觉从未这样饿过。七块钱买了一桶假冒的康师傅,迈着艰辛的步伐,打了点开水泡上,瞅了瞅又倒了……

  大叔去上厕所了,我抓紧时间蹭座休息。估计那个大叔只是闻了闻厕所的味道,我的睡意从未如此豪华过,好累……

  车停了,荒郊野外,一丝光线都看不到。听说是为了给“和谐号”让路。

  望了望外面,虽然很黑,但望得很远,能同时望见天和山……我还在想,此刻有没有人和我一起抬头,一起看天。没有华丽的孤单,也没有巨大的寂寞。也许我们都会看见,那远方的天空,有一颗星星贴着山顶闪烁,抑或是哪班夜航的飞机……

  又是一站,不知道停了多久,我起身,裹紧衣服,把书包反过来背在前面,凉意在我对这个世界暂时没有知觉的时候袭击了我。

  有几位大叔,抽的不知道是什么烟,但一定不是寂寞。

  想下车,走到车门前,外面的叫卖声不断……没来得及下去,车要走了。

  又是黄昏了,窗外的翠绿,近的远的,高的低的……呆呆地瞅着,有时候还要弯一弯腰,睁大不是很大双眼,撑开额头上与生俱来的皱纹……

  厕所门前的对排的比想象中的长,刚排到门前,一妇女从十二车过来,可能是我反应较慢,她见我没有上厕所的趋势,里面的人一出来,她顺势拉住门把手钻了进去,速度之快,无人能及。在她开了先河之后,等了好久才轮上我。

  转身回走,又看到了他和她,他依然坐在她的右边,她依然坐在她的左边……

  谁愿意相信单纯的幸福!

  有一段隧道很长,隧道里的回音很容易就穿过了车厢,盖过了所有其他的声音,这小小的世界变得不安静起来,只能看见人在动,好像我生活在了一个失聪的世界。我着实吓了自己一大跳。出隧道后,收到哥们的短信,问我到哪儿了,是否顺利。一股暖流从脚底开始涌向我的眼睛,差点涌出来。我闭着眼睛长吸一口气,又很快的呼出来。

  我确定,我没有迷路,只是暂时看不清方向罢了……

  我从未害怕过会失去朋友,但我害怕朋友会忘了我……

  一列车员,头上戴着一个扩音喇叭,也从十二车过来,背着一包白虎膏开始叫卖。普通话里面夹杂着几句方言,还好不是方言里面藏着几句普通话。开场白逗笑了一大堆人,我无心去笑,主要是因为没感到有多搞笑。

  免费试用,草药味充斥着十三号车厢,中和了部分烟草味。

  另一个列车员端着一盘,挂着一脖子吊坠开始叫卖,据说来自神圣的西藏。免费试戴!

  这么挤的车!

  卖餐的,卖水果的列车员推着小车过来了又过去了,又过来了,不让路她还骂你!

  喇叭里的声音也许很友好,就是没听到说了什么,直到车停了我才知道距离我的目的地还有一站。出去透了透气,有点冷,嘴里呼出来的气很快凝集,在泛黄的灯光下投下不规则的影子。

  留神了一下我坐的那节车厢,窗子的玻璃上水汽很重,有位朋友用手擦了擦,先露出手指,后露出掌心,后露出他的脸。像一幅刻板画,棱角很清晰……车里的白炽灯,车外的钠光灯,有谁的漫画可以这样蛊惑我的心灵?

  似乎一直在夜里,一直在后半夜。从没有见到过这么多人一起睡觉,睡姿好多,啥样的都有,苦的是跟我一样睡在走廊里面的……我还在想,我要是一个摄影师,或者我有一台摄像机的话,我会认认真真的调好一个焦距,把这一刻录进我的不会流失的记忆!

  安静了很多……

  不安静的心灵像被冷却了一样,机械地跳动,或许只是在抽搐!

  当繁华与热闹散去,谁来给我温暖这近乎寂寞的空间,这近乎寂寞的空间,一群人在狂欢,孤单!

  狂欢之后的谁在孤单,孤单之后的谁还要撑开笑容假装狂欢……

  认识了一个人,差不多岁数,但显然坐的车比我走的路多。外面很冷,我侧靠在座背上,用尽各种姿势来保持我身体的平衡。好像我正在想象到站后的各种各样的可能发生的事,想到了和悲伤有关的东西……那人侧着身子,一步好几个脚印地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很不情愿地转过头,他嘴角上翘,露出笑的表情。

  抽烟的时候没给我递,其实我很想抽一支。我还想象,应该在上车之前自己买一包。

  他下车了,连声招呼都没打。

  也许我们总是草草地相遇又草草地别离。有时候,来不及相识就要匆匆告别。我们都也知道,一觉醒来,改变的只是车窗外的风景而已。

  凌晨三点到站,一同下车的人很多,同上车时一样,很挤……

  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干嘛要挤,都已经挤了几天几夜了。

  凌晨三点,初春的气流还夹杂着几丝冬天没来得及带走的寒意。

  不知道那些人是干什么的,把我的票撕成两半,然后又还给我,我还打算留作纪念呢!

  出站口人很多,车也很多,其实我也有人接,就是那个旅店的老板娘。

  其实我知道到站时是凌晨三点,其实我不知道下车后去哪儿等天亮,因为我看不清我下一步要走往何方,因为能看清的话,我会走得从容。

  老板娘乡音很重,我只能听明白用数字表达的住房的价格。我问最便宜的多少,她说“二十,五人一间!”。她好像默认我要住她的店一样,在前面带路,我也没说什么,只想睡觉。倒也不远,几步路就到了。一个女登记员,守着一台电脑,精神抖擞,估计她的生物钟已经完全颠倒。开票后老板娘带我上楼……她打开房门,灯是开着的,里面只睡着一个人,鼾声很诱人。

  怪不得老板娘一定要推荐我住六十的单间,后来少到四十……

  有开水,也算可以,洗了一下脚,感觉这是有史以来最惬意的一次洗脚。尤其是热水倒进盆里的那一瞬间……很温暖的声音!水蒸气冒上来,打在脸上,汗毛上粘了一层水汽,都竖了起来,感觉痒痒的。

  调好闹钟,只脱了外套,书包放在枕边,想了想明天,铺开被子,把自己扔上床。床不是很好,整个身子都陷了进去,做了一小会阻尼振动后恢复平静。

  刀刀说,只要我不醒来,世界就跟我没关系。

  七点起床,迟了一个小时。

  草草地梳洗,匆匆地下楼。

  这边亮的很早,空气清新,凉意犹存。公交车速度适中,街灯还有亮着的,街景还算可以,因为人还不是很多。座位后背较低,后脑勺搭在上面,喉结自然地突兀出来,睡意来袭。

  前面的路中央有一滩血迹。过了两站,又目睹了一场车祸,但没有看到主人公的鲜血,我闭紧双眼,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在祈祷还是在干什么。

  到达某站,刹车很及时,因为车速慢,向前倾的感觉并不明显。我向外面看了一下,很古典的路标显示,目的地是终点站,但好像还有很多个站要经过。

  拿出手机,有几条未读短信,到了终点站才回的……

  我没有逃避,我只是在靠近……

  公交车停在路边,等待下一班出发的时间。

  等待,源自一句禅语……

  我试图停下脚步看周围的风景,以示我很孤单。很多电视剧里面的场景都是这样。但我停不下来,反而加快了脚步。或许我还应该回一次头,看看走过的这些路,即使只能看到很短的一段。可我好像从未回过头,也不知道那个旅店的名字是什么,也不知道我住的那个房间在几楼,也不知道和我同在一个客房里住的那人是不是在浪迹天涯,也不知道我走出来的路和走回去的路是否相同……如果回头只能看见狼籍的回忆,我宁愿忘记!

  有很多事情,其实我们并没有忘记,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而已……

  那些忘记的已不再重要!

  一个雨季,一只白蝴蝶湿了翅膀,在草丛里挣扎,我把他小心地放在手心里,小心地吹干超重的翅膀,小心地捧开双手,小心地让它飞翔,它一不小心地飞出了我的视线,只记得,它飞得还不是很稳当……

  有些故事很长,有些回忆却很短……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