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散文 > 写景散文 > 正文

刘立:石榴花朵朵开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05-16 05:4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绿肥红瘦的初夏呵,说来就来了。
 
清晨醒来,微觉轻寒袭人。启窗遥望,原来是夜间落了一霎急雨,土润苔滑。岸边的芳草茵上,无数被风吹落的花瓣儿,红红白白,一片凌乱。鹧鸪鸟儿在杨柳枝间飞来飞去,像是在寻觅刚刚过去的春天吧。空中悠悠荡荡地浮动着缕缕游丝,蟢蛛儿在忙着织它的网了。暖风轻拂,湖面上皱碧叠纹,绝似一匹美丽的轻绡烟罗。
 
千家万户掩映在重重叠叠的绿色之中。不远处的万绿丛中,一点火红,那么耀眼,那么绚丽,吸引我走近,原来是一株小石榴开花了。“石榴半吐红巾蹙”,红艳艳的花儿,装点着深深浅浅的绿叶,令人心旷神怡。在初夏的阳光里,显得如此灿烂,如此美丽,美得让人忘记了世间还有凋零和无常——“垂杨影里残红,甚匆匆。只有石榴从不怨东风。暮雨时,晓霞湿,绿玲珑,恰似茜裙初染一般同。”
 
何等眼熟的一树碧影红花!
 
童年的我就和石榴结下了不解之缘。老家屋门阶下有棵很老的石榴树,我记事时它便已然苍劲挺拔,有着虬龙般的身躯。那一树留在记忆深处的石榴花,开得极为绚烂。在细碎的翠叶间,在和煦的晨光里,满枝条的花骨朵儿争先恐后地开放了。指头肚儿大小的花朵如红星点点,在芳菲将尽的五月显得格外耀眼。
 
榴花花朵并不大,花形也并不招眼,一点红,一点红,如火,如霞,凝红欲滴。头一拨儿还未谢,又一拨儿已经热热闹闹地挤上来了。叶子间,时时可见有一些小小的石榴果儿刚刚生成,太阳照着,隐隐闪着一层油光,如累累珊瑚珠儿坠在青枝翠叶间,煞是可爱。
 
夏天,石榴树在院子里撑起一片阴凉;冬日,石榴树在窗前为我摇曳出戴雪披霜的神仙姿态;秋日,累累硕果挂满枝头;春天,石榴树在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一树红花。几多春夏秋冬,我在它身边写字画画,逐渐对画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父亲闲暇时的爱好就是看看书报。吃过晚饭,父亲常常坐在老石榴树下的一把旧藤椅上,教我认字,讲故事。树的周围是用旧砖头瓦片砌的护栏,护栏上放着我的课本和父亲的报纸或书。月光如水一样洒向小院子,洒在石榴树上,洒在父亲身上,头上,笼着一层神圣的光,使我禁不住伸手摸摸父亲的脸,胡子茬儿。
 
父亲常带回来一本叫做《民间故事》的杂志。有一本封面上画着一个别提有多漂亮的仙女,身上缠绕着浅紫色的飘带,白色的长裙子在云彩里若隐若现,手里提着一只盛满鲜花的篮子。
 
我看了,爱不释手,用铅笔在作业本反面笨拙地临摹了一遍。当然,飘带是飞不起来的,仙女的腰身也貌似短粗了好些,可是父亲很高兴:“好!画的好,你要是喜欢画画,明天我下了班去书店给你买纸笔。”
 
第二天黄昏,父亲果然带回来一盒水彩笔,一沓子白粉连纸。我后来又画了墙上挂的中堂里的一棵梅花,两只喜鹊。喜鹊的身体不好画,尾巴上的毛像是一把小刷子,我用水彩笔涂蓝色的时候,把纸给涂破了。
 
每年八月是收获的季节。八月的秋风吹来一阵阵清凉,吹落了石榴叶儿,吹得沉甸甸的红石榴裂开了嘴儿,露出了红馥馥的石榴籽儿,晶莹,透亮,像红玛瑙,像红宝石。母亲用剪刀把那些裂开了嘴儿、满腹宝光闪烁的石榴一个一个小心地剪下来,留几个坠在枝头,给院子里飞来飞去的鸟儿们享用。
 
我不解。母亲说:“不留几个给它们吃,明年就结不出甜甜的果子了。”
 
我仍然似懂非懂,却也没有再追问,因为妹妹说她数来数去是六十八个,可我刚才数着是七十一个哩,那几个哪里去了?
 
一年又一年,老石榴树成了我家的一员,它的碧叶,它的虬枝,它的风雨阴晴里的姿态,都牵动着一家人的心。
 
石榴果实艳如宝石,千房同膜,万粒如一,象征和谐团圆、吉祥喜庆,因而又名吉祥果,通常百姓们把它栽在自家院子里,图的就是个吉祥如意。父亲带回来的书上记载着说,石榴原产伊朗,还有的说是唐僧往西天取经时从西域带回来的,可破灾除邪,为鬼子母掌中所持之物,是神树神果。
 
这很使我在心里对它产生出一种全新的神秘的敬意来了。
 
晋代辞赋家潘岳《安石榴赋》赞曰:“安石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植于堂隅,华实并丽,朱芳赫奕,红萼参差,含英吐秀,乍合乍批。遥而望之,焕若隋珠耀川,详而察之,灼若列宿出云间。”娇艳浓烈的石榴树,耐瘠薄,耐干旱,果实累累,易栽易活。在夏天,从根部弯一枝埋进土里,不久,就可以生出新的根来,重新长成一树红花硕果,多么顽强的生命啊。
 
我有一本朋友送的《今古传奇》,其中一篇还记载过这样一个小故事:唐时有一处士崔玄微,隐居洛东。一夜,他乘着月色独步花丛中,流连不忍离去。忽然,他看见一青衣引一队女子冉冉而来,在院里分宾主坐下,觥筹交错,饮宴欢笑。衣绿者杨氏,衣红者陶氏,衣白者李氏,绯衣者石氏名阿措。末后来一封家十八姨,体态飘逸。宾主酬谢,酒至半酣,十八姨起身递酒,连杯打翻,恰恰泼在阿措大红簇花绯衣上。
 
阿措见污了衣服,作色而起:“诸姊便有所求,吾不畏尔!”
 
十八姨亦怒道:“小女敢与吾为抗耶?”忿忿向东而去。
 
众女子劝阿措往十八姨处请罪。阿措怒道:“何必更恳此老妪?有事只求处士足矣。”
 
众女大喜,齐向崔玄微说:“我姊妹皆住处士园中,每岁多被恶风所挠,居止不安。”崔玄微于第二日为众女置办朱幡,立于园东。少时,狂风震地,飞沙走石,摧林折树,唯园中繁花不动。崔玄微方悟诸女皆花之神也。阿措,安石榴;风十八姨,乃风神也。
 
不向狂暴东风低头,看来,石榴树还是很有骨气的哩。
 
五月榴花红似火,五月属于多情的季节,连回顾的童年也被染上了一片殷红。老石榴树伴随我走过童年,也默默记录着时代的变迁和几代人的生活故事。岁月如梭,成年后的我们离开了家乡,来到城里生活。不久,我们把老母亲也接了来,一家人团圆着过着平静的生活。
 
金风送爽的季节,我们也载了母亲和孩子,或是约了朋友,一起回去摘石榴。看着孩子们一五一十地满院子兴奋地摘了一个又摘下一个,看着朋友们一脸满足地小心打开一个石榴,露出满把的红馥馥的玛瑙般的石榴籽儿,我心里总是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是怀念吗?老石榴树默默地守在老家的院子里,在日里,在风中,在雨后,在月下,呈现着它一如既往的美丽与繁荣。它更老了,也更美了,是那种历经风雨之后的从容淡定之美,含蓄,内敛,深沉。花开时,灿烂地尽情地开,结果时,努力吸收养分结硕果,叶落时,从容离去,在霜天雪地摇曳出梅枝一般的铁干。风流意不尽,独自送残芳。色作裙腰染,名随酒盏狂。饱有才学思,平生不自吹。等它开口时,谈笑吐珠玑。
 
老石榴笑而无语,像母亲的慈祥,像邻家女孩的莞尔。从一树碧叶红花,到金秋硕果满枝,它始终充实谦和,即使是在秋风吹尽了叶子,冬雪覆盖大地的时候,它也不忘笑着为自己披上一领雪斗篷,在呼啸的北风里留一个摇曳的倩影。
 
时光,渐行渐远;榴花,如火如霞。沥沥春雨,飘落在思乡的梦里,梦也因此变得灿烂鲜明。榴花的影子跟随我多远,思乡的情结就有多深------像天空中的云卷云舒,像庭前的花落花开,开了,谢了,谢了,又开了。
 
【作者简介】刘立,鲁西人氏。邻水而居,简单自持。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有散文集《折子戏》行世。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