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美文 > 青春励志 > 正文

景山少爷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6】

景山少爷的空间 作者:景山少爷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05-12 11:4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拳脚相加欺负女孩有一套

  小学三年级的其他事情,我记不太多了,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个女同学叫沈香,那个叫沈香的女同学和我同桌过,长时间的不洗澡,留着一头短发,衣服不曾换过,被当时班里一个女学习委员经常辱骂嘲笑。那时,我也经常欺负那些家里比我穷的同学,以及那些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我经常对他们进行欺负。虽然于威威那群调皮同学经常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但是我却同样对看起来比我弱小的同学耀武扬威,故此,一个不说一个,当时的骨子里都有一种欺负别人的习性。当时有一个叫张生祥的同学,家里非常穷,我就以欺负他为乐,觉得在欺负穷人的过程中感觉到一种非常过瘾的感觉。虽然当时我也是穷人家的小孩,但我欺负起别的穷人家的小孩一点也不手软。那时,班级里有一个女同学患上了感冒,我平时习惯欺负那个女同学,比如用拳头捶那女同学的后背,又或者用脚踢那女同学的腿。那次那个女同学感冒的咳嗽的时候我又开始用拳头捶了一下她的后背了,结果那个女同学咳嗽吐了一点血,就向老师报告说是我把她打吐血了。结果老师第二天叫我叫家长去解决我对那女同学所进行的暴力行为。后来,第二天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去学校,不知道有没有给那个女同学赔医药费,我就不得而知了。

  窑厂窑洞流浪汉身裹脏雨衣

  八滩镇南河岸村北以前有一个窑厂,那时,每当我上学放学多数时间都要经过那个窑厂。有一个流浪汉曾在那窑厂的窑洞居住过一段时间。那个流浪汉穿着塑料纸裹在身上的衣服,脚上穿着脏兮兮的破鞋子,浑身脏兮兮,散发着一股恶臭味。那流浪汉的头发因长期没有清洗故此就在灰尘的沾染下结成一绺一绺的长条形状。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和于威威那几个同学放学后总是会经过那个流浪汉晚上睡的那个窑洞里。看那流浪汉吃的东西是用破瓦随机罐搭的一个灶台,里面放着不知从哪里刨来的土豆。叫我们感到意外的是,一次我和于威威我们这些小学生在那个流浪汉待的窑洞里观看,突然听说那个流浪汉会写毛笔字,于是于威威就拿出毛笔、墨水和一张宣纸放在那个流浪汉的面前,只见那个流浪汉拿起毛笔,蘸着墨水,在宣纸上写了标准的宋体“公关”二字。我们这些小学生看到以后大为惊叹,没想到那浑身脏兮兮的流浪汉竟然写得一手如此漂亮的字。

  碧水塘边死婴烂腐发恶臭

  在我家南边里许的地方有一片坟墓,坟墓的南边有一条排水小河,小河的西边南面有亩许地的水塘,那是我们那时这些小学生经常经过的地方,我曾亲眼目睹过在那亩许地的水塘边上被抛弃的死婴,偶然的,我们这些小学生上学放学的时候经过那片水塘边,就会看到有死婴被扔在那里,从死婴被扔的水塘边散发着阵阵的臭味。在一次放学以后,我和于威威这几个同学经过那片水塘边的时候,于威威拿着芦苇杆捅一个被扔在水塘边的死婴,死婴的肚皮被于威威捅破,从死婴被捅破的肚皮内流出了一截小肠,我们这些小学生们看到以后感觉恶心的跑开了,于威威也跟着跑开了。

  幸灾乐祸吐痰捉弄侯志明

  班级里有一个同学叫侯志明,在三年级下学期的时候,侯志明和我同桌,有一次我吐痰把痰吐到了凳子上,侯志明没有发现,一手摸到了我吐在凳子上的那口痰。侯志明厌恶的把摸到我吐的痰的那只手的手掌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然后边闻边说,好臭好臭。我幸灾乐祸的看侯志明被我捉弄的窘迫样子,感觉特别有趣。

  狼山虎豹飞行棋里弄乾坤

  那时,我们那些小学生习惯玩一种卡片,那种卡片的名字叫,狼山虎豹,具体的玩法是将那卡片摆成四乘六的格子形状,一人把卡片按顺序翻开一张,一人跟着翻开接下来的一张,如果一张比另一张大,就吃掉小的那一张,以此类推,吃掉的越多,就胜出。还有一种游戏是我们那些小学生经常玩的,那就是飞行棋。飞行棋棋纸与棋子及一枚骰子被放在一个方纸盒里,不同的棋子面上被贴有红黄白绿四种颜色若干,在玩飞行棋时就把飞行棋棋纸展开铺在桌上或者地面上,把棋子分放在棋纸的四面底部,以划拳决定谁先投骰子,所投的骰子数目为走棋的步数,如果走棋最后一步为跳步,就可以跳到指定的位置。谁先把所有的棋子走到中心大本营,谁就胜出了。

  作业做错被打耳光如此教育怎堪成

  九岁,九月的时候,我开始进到小学四年级读书,那时,父亲已经去了张家港,父亲的三妹一家在张家港工作,为了照顾羊兆海,我父亲的三妹就叫我父亲离开上海转而去张家港,名义上说是要叫我父亲找工作,实际是要我父亲去替她照顾羊兆海。到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家里的经济状况可以说是揭不开锅了。学费是没有钱缴的,故此,那个班级的老师就时常的找借口打我。记得,那时教我数学的是圩北小学的一个校长,是个四十几岁的女的,用我那时的观点来看,可谓是心狠手辣。有一次,我数学作业做错了,同时做错数学的还有一些同学。当时我们那几个同学拿着作业本去到讲台边,那个姓程的校长扇了我好几个耳光,我的嘴巴被打的有些淤青。放学回家以后,母亲看到我的嘴巴有淤青,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因为数学作业做错被打耳光的事情告诉母亲,母亲第二天就到学校里找那姓程的校长理论去了。这以后,那个姓程的校长似乎就没再打过我了,然而,别课的老师却也打过我几回耳光。分别是那教语文的班主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的,以及,那个教社会课的老师,是个四五十岁的男的。

  那时,因为没钱缴足够学费课本费,因此那时我上课的课本就只有两三本,其他的课本是没有的,所以上课的时候除了我有的课本之外,其它的就要看同桌的课本了。那时,与我同桌的是程国虎,程国虎在上课的时候会让我看看他的课本。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程国虎与我走的比较近,与我走的比较近的还有潘长林,周星星。在一次考试的过程中,我有题目不会做,就仗着程国虎是我的好朋友以此催促他把答案写成纸条告诉我,结果程国虎被我催的不耐烦了,就大声的对老师说我要向他要答案。那时,程国虎对待该事的态度让我不高兴,我以为程国虎是我的好朋友,没想到他却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告发我想作弊的行为,可见那时我的心里是多么不舒服的。

  后来,调了位置了,我就不和程国虎同桌了,转为与杨帆帆同桌,那杨帆帆是从别的小学转过来的,七岁的时候都认识,杨帆帆家在北河岸桥西,靠近鲁五强家。那时,当我与杨帆帆同桌,我是非常高兴的,毕竟是老朋友了。放学回家以后,我把与杨帆帆同桌的事情对母亲说了,结果母亲表示不乐观,母亲说:“你怎么跟那个独角兽坐一块了。”我问母亲为什么说杨帆帆是独角兽,母亲就告诉我,杨帆帆是一个任性又非常自私的女孩子,因此我跟杨帆帆同桌是不好的。事实证明,母亲说的是没错的。

  在与杨帆帆同桌的那一段时间里,杨帆帆的自私体现的淋漓尽致。当我上课没有课本想要看她的课本时,她把课本遮起来不给我看。当我缺少作业本而她却有充足的作业本,她不好心给我一本。当然,小学生,有这些自私心的也无可厚非,只是当时我却感觉孤独,如果能有一点分享,那么我的孤独感说不定就不会那么强烈了。在一次上社会课的时候,我孤独的坐着,手里没有书本,看着别的同学都有书本,看着那老师拿着书本讲课讲得津津有味,我的心里就默然的升起一种凄凉之感,当看到杨帆帆坐在我的旁边认认真真的翻着课本听着课,我就知道,贫穷者是没有朋友的。于是,我拿着一把小刀,在孤独的桌子上雕刻着孤独的文字,周围的世界已与我无关,周围的同学在我眼里已成空气般虚无。纵使杨帆帆如何漂亮,也不能叫我的目光看向她,她的外表穿着漂亮的服饰,她的内在肮脏透顶。

  在我专心投入雕刻文字的过程时,那老师走到面前,狠扇了我两耳光,并说我上课不认真听讲。我的泪水流出眼眶,并更加投入于雕刻文字的过程,那孤独的课桌被我刻到伤痕累累,恰如孤独的童年在时光的雕刻下无尽沧桑。泪水滴到了课桌上,流入我在其上所雕刻的文字,那文字是童年的我对那苍凉世道的倾诉,这以金钱为标尺衡量,这扭曲了人心并在自私里沉沦。杨帆帆见我以泪水为无声的抗诉,便将课本置于我的桌前,然而这毫无疑问已然晚了,爱心不是做作,乃为发于真情。就让那恶心的女孩和其可耻的做作归于永恒的黑暗吧。

  人性的优点并未完全泯灭,即使希望了无痕迹时。那时,在周末放假时分,程国虎来到我的家里,叫我到他家里去玩,我们打羽毛球,看书,嗑瓜子,不亦乐乎。那时,我很久没有洗过澡,程国虎就在一个周末时分叫我去街里的澡堂洗澡,洗澡票的几块钱我是付不起的,程国虎替我付那几块钱的洗澡票。那次是我童年唯一一次去澡堂洗澡,当时,季节是冬季,澡堂里热气腾腾,那澡堂里有个大水池,水池里的水是微蓝颜色。记得那时洗完澡以后,我感觉浑身畅快,路面的气温接近零下,但是我却不像平时觉得寒冷。除此之外,程国虎还与潘长林一道,用零花钱给我买文具,那时,还有一个叫周星星的同学,也时常的在周末时分与我们这几个朋友一起玩耍。

  当那个冬天快要过去的时候,母亲带着姐姐哥哥和我去了张家港,于是,一段不同于过去,一段不同于过去的崭新经历,开始了……

  逞强推车无奈脚被卷入车底下

  在决定是否要去张家港以前,母亲决定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最终,母亲决定带着姐姐哥哥和我去往张家港。那天夜里的时候,母亲把家里需要带的行李收拾好,当时家里养了十几只下蛋的鸡,母亲把那十几只鸡装在两个竹篮筐里一并带去张家港。第二天凌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母亲带着姐姐哥哥和我以及家里的行李去往八滩船闸的车站了。行李非常多,母亲用一个推车推着行李。在经过那时南河岸村窑厂南边不远的路上的时候,路东边的泊岸有一辆翻斗车陷进泥土里了,母亲和姐姐就过去帮忙把翻斗车推出陷进的泥土坑中,我也过去帮忙推车。姐姐和母亲在翻斗车的前边,我在翻斗车的后边,翻斗车倒车的时候一个车轮把我的脚轧着了,我在后面惊恐的喊着,可翻斗车轰隆隆的声音盖过了我的声音。翻斗车已压住了我的右脚背,我无法站稳,倒在了地上,我绝望的哭喊,可无济于事,我用右脚用力的蹬着翻斗车,可力量是何其的弱小。就在我以为翻斗车要轧过我的腿的时候,姐姐听到了我的哭喊,于是姐姐赶快叫母亲叫那开翻斗车的人停车。母亲见状以后就赶快叫那开翻斗车的人停车,开翻斗车的人停了车,我才慢慢的站起来,只觉得右脚疼到发麻,走路一瘸一拐的,从当时被翻斗车轧到右脚的那件事给我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那就是,能力不足不要假装有力乱逞强。简单一点来说,就是,不要乱逞强,逞强会吃亏。

  当我平安的化险为夷以后,母亲就带着姐姐哥哥和我,并推着装行李的推车来到了八滩船闸车站。开往张家港去的汽车来了,母亲把行李装到了车上,那两篮筐的鸡被放到了车顶,开车的人非常惊讶,惊讶于我的母亲竟然带了那么多行李,并且那么多行李中竟然还有两篮筐的鸡。

  在汽车出发的时候,我隔着车窗看到船闸西头的程国虎家卖炒瓜子炒花生的塑料排挡棚子,程国虎的背书包的影子被灯光投射到塑料棚布上。我默默的看着塑料棚布上的程国虎的影子,并在心里里默默的叹息:“那么就再见了,我的朋友……”

  初来乍到港城沙洲好风情

  汽车一路的开着,我的左脚一路的疼着。当时开往张家港的汽车走的是204国道,在到达盐城中途停车的时候,有卖茶叶蛋的大妈在车窗外吆喝着生意,吆喝的话是我听不懂的盐城话,说到盐城话,当时我是听不懂的,虽然滨海县隶属于盐城市,但是滨海方言与盐城方言在发音上是有一定的区别的,盐城方言发音比较软,滨海方言发音比较重,一般来说,滨海方言发音没有翘舌音,而盐城方言在发音方面,有些字词是要发翘舌音的。204国道经过南通,南通以南濒临长江入海口,有一个港口,港口名为通沙汽渡,港口连接长江南和长江北。汽车开到此处港口,便开上了渡船,长江水面浩浩荡荡,极目远望,江面上烟波浩渺。不时的有渡船的鸣笛声响于江面。

  过了通沙汽渡以后,汽车出了渡船,就沿着204国道继续开去,不久,就到了张家港市乐余镇了。我们下车,母亲卸下行李,以及车顶的那两篮筐的鸡,有趣的是,有些鸡竟然在篮筐里下了蛋。去接我们的是父亲的三妹和父亲的三妹夫以及羊兆海,父亲的三妹及父亲的三妹夫带了一辆平车,用以装载我们带过来的行李。装好行李,我们就在父亲的三妹及父亲的三妹夫的带领下去了父亲租住的地方,羊兆海当时只有五岁,长得活泼可爱的样子,趴在他父母带来的平车装着我们的行李的旁边,小兆海因是初次见我们,故此略显害羞的样子。

  父亲的三妹及父亲的三妹夫把我们带到了父亲租住的地方,那是一个江南水乡的村庄,村庄的名字叫庙港村,我们习惯称其为乐余九大队。父亲租住的房子是朱永平家租的房子,朱永平住在别处,不在乐余九大队,朱永平是从潘老师家租的房子,那房子是潘老师家的房子,潘老师是当时乐余镇曙光小学的教导主任,住在离父亲租住的东边不远处。那时,父亲经常帮潘老师家忙事情,故此潘老师就对父亲很感激。

  父亲租住的房子门前有一条小河,小河的流向为东西方向。那里的人比较和睦,几乎家家都是烧香拜观音。在父亲租住的西边邻居是张英杰家,那时,张英杰只有三岁。在父亲租住的东边邻居是戴眼镜老奶奶家,戴眼镜老奶奶每天早晨准时面向南边跪下朝太阳磕头,并备有香与祭品之类的东西。在父亲租住的西边几家,有一户叫陈老奶奶家,在陈老奶奶家的西边是卢正平家,卢正平有一个哥哥,是武汉大学毕业的。卢正平家的西边邻居是租住此地的杨群家,杨群的父母也是滨海人,故此,杨群是我的老乡,说话彼此都听得懂。杨群比我哥哥小两岁,杨群有两个姐姐。杨群家西边的邻居是吴亚兵吴亚玲家,吴亚兵和吴亚玲是兄妹,吴亚兵比吴亚玲小一岁。吴亚兵吴亚玲家西边就没有人家了,是一片田地,田地的北边有一条东西流向的小河,到吴亚兵吴亚玲家的西北边时,小河上面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路将河流隔开,小路的西边是一个水塘,东边是小河流到西边的尽头。

  从戴眼镜老奶奶家往东过去的那户邻居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户人家的小孩与我同在曙光小学读书,比我大两年级。再往东过去,就是秦国宾家,秦国宾家隔两三家,就是潘老师家了,潘老师家东边过去几家是张涛家,张涛家东边过去几家是秦瑶家,秦瑶家东边过去没两家是秦永兴家,秦永兴与秦国宾是兄弟。秦永兴家的东边有一户琉璃瓦建筑的人家,从该处琉璃瓦建筑的人家向北转弯过去,有一个小高坡,沿着小高坡上去,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路。而琉璃瓦建筑的人家往南也有一条小路,小路的不远处与一条东西走向的路相交叉。

  北边小高坡的北边下方,有一个卖零食的小店,从小路往东过去,有一座小桥,小桥西口有一条南去的小路。从小桥西口向南,不远就是小兆海的父母打工的小厂。那厂曾是一个幼儿园,大门的空地上铺满了细石子。在空地的边上有一个滑梯。从该路再往过去,有一个医务室,医务室的东边有一座小桥,过了小桥,就是乐余九大队的集市。

  还从那条北边的小路说开去,过了小桥,一路的东去,在过去四五里远的时候,有一条南向的小路,小路的两边是一条被隔断的小河。小路的南边路头有一个卖零食的小店,沿着被隔断的小河的南岸边,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路,向西过去可到达乐余九大队,向东过去两里远,有一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东边是乐余曙光小学,十字路口的北面过去不远有一座桥,桥北口有一条东西走向的路,沿着该路往西过去可到达乐余九大队。途中经过张哲朋家和莫玉波家。那沿着被隔断的小河的南岸边东西走向的那条路的西边有林华家,陆燕家,还有在附近的黄燕家。乐余曙光小学的东边不远有一家是金鑫家,从乐余曙光小学东边往乐余镇街里过去的路程中,有许良家。这些一写而过的人名,比如许良、金鑫、黄燕、陆燕,吴亚兵、吴亚玲等等,都是我之后在乐余曙光小学读书时的同学,也有一些是我父亲认识的人,比如秦永兴、秦国宾等。

  时来运转新环境新气象大不同

  当我到达了一片与过去不相同的地方以后,我就渐渐的喜欢了乐余。在初来乍到在乐余九大队的时候,那时,天气还很冷,没过多久,就是2001年的春节了,2001年那一年,我十一岁。过完年以后,转眼就是春天,只记得春季的江南好风光。那时,因为父亲与潘老师认识,所以我就去了曙光小学读小学四年级下学期。当时的我属于借读生,要缴一些借读费,那时父亲在张小芳承包的工程队里做小工,替人家砌房子。在转去曙光小学读四年级以后,我的学习成绩竟然莫名奇妙的非常突出,惹得老师连连夸赞。在初转入曙光小学读四年级下半学期时,教小学四年级数学的老师给我出了一张试卷,以此测验一下我的学习,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叫陆亚南的女生,也是转学过来准备在曙光小学读四年级的,陆亚南也是滨海人。后来我在办公室答完试卷以后,成绩的结果是八十几分,只见办公室其中一个六年级替老师做事的学生夸赞说:“不错,还可以。”

  在曙光小学读四年级下半学期的第一堂课做作业的时候,我因为没有带铅笔芯,所以那时,我就用普通话对老师说我没有带铅笔芯。于是,那个老师就问班级里的同学有谁可以给这位同学一支铅笔。于是,一个叫陆燕的女生给了我一支铅笔。

  当我在曙光小学读书以后,我感觉以前在八滩圩北小学那段屈辱的时光再也与我无关了,这里的老师有素质,不看不起外地的学生,这里的学生也比较温和,与家乡的小学相比,我的幸福感瞬间飙升。在乐余九大队的那一年半时间里,我经历了愉快的童年时光,那段时光让我缅怀。以及我在那里的一些朋友。

  当渐渐熟悉了曙光小学的环境以后,我就不自觉的开始在班级慢慢变得任性起来了,那时,陆燕经常被班级里的同学欺负,因为陆燕学习成绩经常垫底,为班级里的同学所不耻,我看到别的同学习惯欺负陆燕,我就也渐渐的喜欢起欺负陆燕的行动了,与此同时的是,班级里还有一个同学叫许良,是一个有点呆傻的同学,许良是男生,陆燕是女生,那时,许良与陆燕同桌坐在班级北边一排的最后面。许良虽有点呆傻,但也经常欺负陆燕,但许良也经常被我们这些同学欺负。所谓的欺负行动,包括骂些难听恶心的话,并掺杂着些许的拳打脚踢。我们这些同学欺负起陆燕与许良来的时候,简直是眼睛也不眨,并乐此不疲,觉得,欺负弱小的同学会令我们感到颇有成就感。许良有时会反抗,当许良反抗的时候我就会生气,我就会欺负许良更加凶狠,因为我认为,许良这样的就应该乖乖的任由我欺负,我那时的心理是不允许他反抗的,如果他要反抗,那么我就会更狠的欺负他,因为他呆傻,弱智,所以,我欺负他是合情合理。就这样,在四年级下学期的时候,许良与陆燕被我们这群同学欺负到毫无尊严。

  班级里有几个外地的同学,龚叶和陆亚南是滨海人,与我是同乡。还有一个是别的省的。龚叶是男生,陆亚南是女生。与我同学的,至今我还有点熟悉记忆的,有吴亚兵,吴亚玲,卢正平,张涛,金鑫,李冬,莫玉波,张哲朋。到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这些同学都与我在同一个班级做同学。记得在那时,每当放学的时候,我总是会和吴亚兵、卢正平、张涛他们这些同学骑着自行车一起回去乐余九大队。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