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岳永康: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05-01 07:33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园里的花已悉数的落了,只是零星的几瓣依旧在枝叶上挂着,谁也不知道有哪一阵风会无声无息的将它们吹落。树叶也许无了花的争春而更显的清新夺目,夕阳的余晖洒在成片成片的叶子上仿佛是抹了一层耀眼的金光,凉风阵阵的吹来已使人很是沉醉了。
 
小路上散步的人并未因花的飘落而减少,而是这凉凉的清风,碧嫩的树叶,暖暖是夕阳更喜爱这黄昏的好时光。记忆中无数次与人散步的情形随着夕阳的光照而愈发清晰。曾几何时,也是这样的黄昏,这样的清风,这样一排排的小树旁,一片片碧绿的树叶下和那个至今许久未见的人在那个使人难以忘却的操场上悠闲的散步,悠愉的聊些有趣的话题来逗对方开心一笑。
 
14年阴差阳错的在县里的一所私立中学呆过一阵子。也许缘分有时就是在无意之间阴差阳错的使两个陌生的人无端的相遇,慢慢的产生很多交集,以至于后来使人难以忘怀。我和玉凤就是在这里认识的,但是我们认识之前并没有遇见过。那时候我有一个很破的智能手机整天无聊的看着QQ里的东西,忽然有一天也不知道是发了哪根神经胡乱的就加了几个不熟识的好友,但是,到底加了几个我实在记不清了。只知道只有一个同意了我的好友申请,而那个人就是玉凤。
 
人在过度无聊的时候但凡遇到新鲜的事情都会情不自禁的满足自己的好奇心,顺便打发无聊的光阴。我开始和她在QQ里面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和很多人一样先问其名做一些介绍。她发过来她的姓名——周雨风。这三个活生生的字眼栽倒在我作为取乐的心里。我想现在是什么时代?还有叫这样俗气的名字,脑海里不禁的描述她的相貌,我猜她的人肯定和她的名字一样俗气。后来我们互相问对方的住址,这简直像做梦一样!我怎么也想象不到她竟然和我在同一所学校,近的不过是楼上楼下。但是我们并没有急着见面,而是每天夜晚都会偷偷的拿出手机在QQ里聊上那么几句,临了互相说句晚安。这样日复一日我们渐渐的更加了解对方,而我对她也是越来越感兴趣。
 
后来我们终于到了得一睹庐山真面目的时候,她在用手机告诉我她要来楼上找我,我当时很是激动,原本的汗手汗脚也因为过度的紧张就好像刚从水盆里洗过一样。我早早的在门前装作若无其事的看楼下的风景。不一会儿从楼梯道里上来一群女生,我就想到这里面必有一个是她。我正仔细的打量这几个人究竟哪一个是玉凤,只见一个人中等个头,脑门前留着很长刘海的女孩直步向我走过来,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她便睁着宛如水珠般动人的眼睛看着我,一只手被宽大的校服遮掩的只露出一个手指头的手并指教室的门问我:
 
“同学,你是这个班的不?”
 
我还有反映过来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她,我木讷的点点头。她又问:
 
“同学,你们班里有某某某不?”
 
我听到从她嘴里叫出的我的名字,我的眼睛瞬间瞪的和她一样大我心想这肯定是她,原本我已做好充分的准备和她见面说话,只是在这一下子的惊讶仿佛一个晴天霹雳使我全然忘掉。我支支吾吾的略有些结巴的说:
 
“那个,有,有。”
 
“那他在不?能帮忙叫一下吗?”
 
“哦,那个,他不在,刚下去。”
 
“刚下去?”
 
她低头不解随口说了声谢谢,然后嘀嘀咕咕的说:“不是说等我吗?”
 
她渐渐的下去,我还在原地惊魂未定。许久我从惊讶中醒过来,便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她明明长的很好看。”的确,她的确很好看,乌黑的长头发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却使人很喜爱的香。微微略斜的刘海遮住她呆呆的小脑瓜儿,淡淡的眉下一双顶大的眼睛像春晨里凝结在草叶上的露水一样晶莹剔透。小小鼻子下面一张小小的嘴巴,轻厚的嘴唇简直像修饰过的一样恰到好处。肥大的校服穿着身上竟像一只可爱的小企鹅惹人喜欢,瞬间我对她就有了新的看法。
 
夜晚,我们又聊天我并没有告诉她那个人就是我。于是我们又约定明早早饭后在操场上见面。怀着激动,兴奋,紧张的几种复杂的心绪好不容易的入了梦。第二天早上,我承袭着昨晚在复杂心绪不吃早饭就来到操场上等着她,只是天公不作美,天阴沉的很厉害雨已将至我有些失落,许久也没有见她的影迹。直到雨珠颗颗的落下,直到行人越来越少,直到淋湿了我的衣服,我才不得不离开。我失落的回去,刚进门,她发来消息告诉我下雨了没法去等下午晚饭后。门外虽然依旧在下着雨,而我仿佛已经雨过天晴且看见了彩虹。
 
结果,我们晚饭就真的如约而至。她见到我很惊讶,指着我也支支吾吾的问我是不是昨天见到的那个人,我微笑点点头。随后我们走在操场的塑胶跑道上和很多人一样,在阵阵的清风中迎着夕阳的余晖,露出天真灿烂的笑脸,继而打闹着。之后的每一天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我们就经常在一起散步,聊天。倘若走累了,就在操场旁的那颗榆钱树下坐在草地上谈星星谈月亮。或者是躺在操场中央的草地上看天,现在我总喜欢躺着看天空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那时不管同天里有多少烦心的事情,只要和玉凤在一起便觉得一切都烟消云散雨过天晴。我很喜欢和她在一起散步聊天,只是每一次都怨得时光走的太急,黑夜来的太快。到后来竟莫名其妙的有股巴不得吃饭走路都有她的想法。
 
她的嗓音很好听,仿佛青春时期的声音又有带点小孩的稚嫩。她生气起来,更是可爱,眉心紧皱在一起大眼睛也随之配合的挤着连小嘴巴也嘟着,那时候看起来她哪里是一个大人嘛,简直就是一个小孩儿,或者不过是有大人的相貌而心灵和性格还保留着童真。那时候她总是叫我弟,我想她并不比我大,也许这是女孩们的通俗习惯吧!她叫我弟我也很少应声,叫她姐我实在难以启齿而且也从来没有叫过。
 
到后来种种的原因导致我们先后离开这里,这之间竟不过一个月。说真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学校,也真的直到现在再也没有见过她只是再QQ里聊上几句,再到后来连聊天亦是很少了也只是在光顾她空间里见过几张她的照片。
 
几年光阴的流逝她已不只是过去那个懵懵懂懂的女孩而是更加的成熟。我大抵已经记不清楚她的模样,即使是看了她的照片之后。但是她那在夕阳里天真烂漫的、懵懂可爱的、企鹅的背影却永久的留在我的心里使我永不能忘却。
 
如今想来却愈发的思念,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阴差阳错般的相遇。集满了一肚子的话到这时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反反复复到后来只挤出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月寒
 
2018.4.9
 
【作者简介】岳永康,在读学生,文学爱好者。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