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蝶儿| 纵有初心难从头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蝶儿 时间:2018-04-25 09:5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1
 
吴娇娇死了。
 
电话是堂姐余玲打给我的,她说,看在你是她初恋的份上,回来送送她吧。
 
我一时思绪打结,吴娇娇?哦,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她怎么死了呢?她不是远嫁苏州了吗?
 
顾不上回忆,我简单收拾了行礼,就坐上了从温州开往江苏的火车。
 
追悼会设在了殡仪馆。
 
十五年,一别竟有十五年了,再见面,她却是紧闭双眸,冰冷地躺在白菊丛中,不再看我,也不再和其他同学打招呼。
 
那个大大咧咧雷厉风行的女孩,竟是真的死了。
 
心绪难平,很多过往像倒带一样,一下子涌进脑海。
 
记得第一次给她写纸条,是在读高二的四月里,那时的《薰衣草》红遍大江南北。
 
她说,余杰,你知道吗?我觉得从我家到学校的这条路上,有薰衣草的香味!
 
她说,余杰,你知道薰衣草的花语吗?是等待爱情
 
她说,余杰,我可以为爱情等待十年二十年,或者更久!
 
她说,余杰,我的爱会是一辈子的,爱了你,我就再也不可能爱上别人。
 
她说,余杰,我喜欢《薰衣草》的片尾曲:“当秋天不再来的时候,你要我笑着去爱去拥有……”
 
2
 
堂姐打断了我的回忆。
 
她一脸森然地问我:“你知道她死在哪儿吗?”
 
我摊摊手,表示不知道。一别十五年,我们从没音信。
 
堂姐吐了口气,淡淡地说:“她头天离的婚,第二天就回来了。她去过学校,第二天晚上在校外的一旅馆里吞了一瓶安眠药……”
 
“她过得不好吗?”我诧异地问。
 
“好什么好?她活在梦里!”
 
见我不解,堂姐朝我瞪了个白眼,又继续说道:“当年你考到浙江,她落榜在家,知道跟你无缘,没两年就经村里一打工的介绍嫁给苏州的一个包工头。那人品行不好,不是喝酒就是赌牌,还经常在外面嫖宿。”
 
“那她早点离了不行吗?”
 
“我劝过,她说嫁给谁都一样了,错过了想嫁的,她再不挑剔。这些同学她都不再联系,唯独联系我,大概是为了你吧。”
 
堂姐还说,这些年,她一直都在打听你,问你过得好不好。你啥时候买的房,啥时候结的婚,啥时候生的娃,她都知道。
 
3
 
校园
 
这是一别十五年后我第一次踏进母校,当年十七岁的轻狂男儿,如今已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
 
不能言语,我只能轻轻地迈着步子。
 
当年高一高二的老教学楼已是不见,换成了更高更大且装有电梯的新教学楼,教师宿舍楼和食堂也建成了新的,还好,当年的高三教学楼和运动场是新建的,所以现在还在。
 
还好,总算还有老地方老回忆,可供我寻找。
 
不知不觉间,我就踩上了“诗心阁”的石头小路。我强忍了半天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瞬间滑落。当年我曾牵着那个叫吴娇娇的女孩的手,从这里走过。那是第四节晚自习后,我偷偷地送她回宿舍。
 
我慢慢地蹲下身来,轻轻地摸着这些小石子,它们如吴娇娇一样,冰冷,而且坚硬,当年那个婉转如黄鹂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
 
“余杰,你知道吗?这路上一共有117颗小石头!”
 
而那个蹦蹦跳跳面若桃花的女孩,却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再喊我一声余杰了。
 
整个下午,我都静静地坐在运动场的台阶上,没有吱声。这里的回忆就更多了。
 
坐在我坐的位置上互背《滕王阁序》;走在300米的跑道上畅想未来;体育课上羽毛球双打,我和她是不败战神,赢遍全班小两口。而更多时候,就是为了看她那一抹浅浅的笑意,那一撇淡淡的羞涩;更多时候,就是想告诉她我的在乎,能对她说些呢侬软语。
 
那个时候的她,羞羞答答的,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让情怀初开的我,魂不附体。
 
4
 
课外活动了。
 
我起身,轻轻地朝着十五年前那个叫高三(4)班的班级走去。
 
敬畏,胆怯,悲痛,哀戚,我不知到底是以哪种心情,走过的走廊,走上二楼,又走进这个无比熟悉却又如此遥远的教室的。
 
学弟学妹们不认识我,他们用错愕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叔叔。
 
第二组第一排,这是她的位子。十五年前,我在第三组第四排的位子上,朝她抛媚眼,给她写字条,把Mp3递给她让她听《薰衣草》,偶尔正儿八经地问她作业。她的成绩,其实比我好。可苍天弄人,她仅差3分,无缘本科,又因为家庭条件,没有复读。就这么着,她没我地址我没她电话,生生地断了联系,一别,就是阴阳两隔。
 
5
 
秋天还是来了
 
爱人
 
可我不能笑着,不能爱着
 
更不能,去拥有
 
这十五年的时光里
 
爱人
 
我是多活的
 
多活,只不过赚了满满的思念,满满的等待
 
和,满满的失落
 
满满的失落呀
 
爱人
 
我是惆怅的,也是苟且的
 
薰衣草已经枯萎
 
爱人
 
那年少轻狂的梦里
 
我再嗅不到花香,再听不到风吟,再看不到
 
往昔的凤求凰
 
可我还是静静地站在秋天里呀
 
静静地站在秋天里
 
爱人
 
我在等你打马,路过我的身旁
 
……
 
晚秋了,夕阳一落,立马就凉起来。
 
走出校园,我下意识地裹紧衣服,一遍一遍地读着她留给我的文字。十五年了,当我再次握着她的文字,却是这样的内容,这样的时候。纵我初心不改,纵我逆光而行,却是不见伊人,不见那个在青葱岁月里,为我低眉为我相思的身影。
 
作者简介
 
蝶儿,本名胡洪华,江南女子,酷爱文字,喜欢读书听歌,于安静处喂养灵魂,于尘嚣外独抱清欢。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