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随笔美文 > 读书随笔 > 正文

深夜读书:《我的九十九次死亡》《女巫一定得死》等等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02-11 16:3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如果你爱上了藏獒,就不能指望他像鸡一样给你下蛋》,陈彤著。有些男人像藏獒,很man、很型,但可能不是大多数人眼中的理想老公,“这样的男人遇到懂得他们欣赏他们的贵妇,就是伟大的爱情或者友谊,如果遇到平凡而俗气的女人,对双方都是灾难”。陈彤的文章,往往直击婚姻和爱情的要害。 

《我的九十九次死亡》,袁凌著。“在这样的人世萧条面前,我想要做的是游戏中的记录者,请身边所有的人留下遗言。如果有人没有遗言,就记录下他们的沉默。不仅是人,也包括用另一种语言说话的狗、树木、蜜蜂和河流。”记者袁凌写他经历的种种死亡,比如死前留下“我想活”几个字的重庆女孩。 ​​​​

《女巫一定得死》,谢尔顿·卡什丹著。茨威格说,童话一生要读两次,一次是童年时,一次是成人后。本书作者正是如此,并写了此书讨论童话在孩童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他把童话定义为“在异想天开的奇幻情节背后,却是反映现实人生挣扎的写实剧”,女巫必须得死,象征好的自我战胜了邪恶的自我。 ​​​​

《大学小言》,陈平原著。2008年起,北大教授陈平原兼任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自此对两校乃至京港两地的大学教育有所认识,而后有了这本书。这不是一本专著,而是“随便谈谈”,谈大学的功用,谈教授的职责,谈校长的眼光,谈课程的魅力,谈学生的志气,谈排名的困惑,父母锏拇…… ​​​​

《乐迷闲话》,辛丰年著。“大约六十多年前,我到上海兰心剧院去听工部局管弦乐队的音乐会,迟到一脚,入场门已拉起了沉沉的帷幕。我站在槛外,侧耳倾听,只能听到强奏的一两句。至今每一回想前情,总要自笑:我这乐迷始终是个槛外人。这样也好,可以自由听,自由谈,自得其乐,不亦乐乎?”

《宇宙墓碑》,韩松著。“韩松的作品里始终有一个意味深长的人物形象——那个白天写新闻稿,夜里写科幻的作者本人。进而言之,韩松的故事虽然非常黑暗,但至少有一个人物在其中获得了救赎——那个磕磕绊绊的叙事者本人,在这场生死攸关的叙述中为自己找到了信仰。”(飞氘)韩松旧作的结集。 ​​​​

《我幻想着粉碎现有的一切》,乔纳森·科特著。“你说我们现在和曾经有过的一切都归功于文学。如果书籍消失了,历史就会化为乌有,人类也就会灭亡。我确信你是正确的。书籍不仅仅是我们梦想和记忆的独断总结,它们也给我们提供了自我超越的模型。”桑塔格与她的学生乔纳森·科特的对谈录。 ​​​​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