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逝去的三江篝火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7-04-22 12:0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诗经》写道:七月流火,八月萑苇。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七月鸣鵙,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昔日里的三江村的確如此。每逢八月上旬,三江人民便聚首于河西头,举行他们特有的节日——火篝节。

  这是每年最热的日子,出奇的却是每到夜晚天气就开始变得凉爽起来。湿润的风扑在三江人民的脸颊上,夹杂着白莲花的清香。宁静的夜晚,孩童们坐在用木板和麻绳吊起来秋千上,咿呀的哼唱的小曲,蝉鸣声铺天盖地的响起来;年过七旬的老人坐在自家门外的小马扎上挥着蒲扇,时不时抚摸头顶稀疏的银丝。

  天真正的黑下来了,却不是漆黑,隐约中又透出些许的蓝色,紧接着,顾名思义,是三条大江环绕起来的村子,龙潭江便是三条江中最为宽阔的一条。若是人们想到别的村子转悠,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船了。篝火越燃越亮,四周的土墙被映得通红。号角响起来了,几个壮实的年轻人光着膀子搬起石头,他们手脚伶俐,很快就把村前那几块光滑的大石头放在火边围了起来。那些大石头也可称的上是三江村的老古董了,它们在岁月的洗礼中磨平了棱角,在人们的抚摸与篝火的浸润中慢慢有了温度。

  一群中午妇女一起赶了过来,她们穿着粗布缝制的衣服,挽起一截袖子,鞋子中彩到泥地上吱吱作响。这群勤劳能干的妇女,她们总是在天未亮就早早起来,把和好的饲料撒到鸡舍、猪圈里,放下饲料转身便赶到堂屋里准备一家人的早饭,然后抡起锄头奔向田垄。夕阳西下,她们蹲坐在小院里,淘米洗衣,余晖洒在她们身上,闪闪发光。

  最后到来的是老人与小孩子,小孩们紧跟在老人们身后,乌黑的眼睛打量着四下的一切。村里的大伯拿出几串糖浆淋成的糖人让小孩子们叫他伯伯,大伯听到孩子们的叫喊,脸上的沟沟壑壑汇聚在一起,像流淌的三江河水。

  火篝节开始了,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手拉手围在篝火旁跳起了舞,就连村头的老黄狗听了也跟着摇起了尾巴,一个叫英日的男人朝人群里挥了挥头,叫唤道:“台子搭好喽!你们快来!”

  “好嘞!”小伙子们回应道。

  这是小伙子们最喜欢的项目,骑马射瓜。男人们牵了马,嗖的一下跳上马背,马儿一惊,如离弦的箭一般向前窜去,小伙子们抽出箭,对准西瓜的瓜蒂,咻的一声便射了进去,西瓜瞬间裂成两半,朱红色的瓜瓤在篝火的光亮中娇艳欲滴。小伙子们跳下马,顺手抱起裂开的西瓜向篝火走去。村民们接过西瓜掰开就吃,倒不嫌弃什么。

  夏风寻觅至三江,明月感应到莲池。姑娘们坐在岸边,小伙子把提前做好的龙船推到江中。龙船的模样凌人,船头上的龙头造的栩栩如生,一口张开的大牙,眼睛怒视前方,船上漆有黄色的鳞片,龙的尾巴傲指向天,仿佛一摇尾巴便可腾云驾雾了。刚过七月,正是到了采莲的季节,姑娘们挽裾上船,桨动船移,划开一江春水,向江心划去,麻利的摘下支支莲蓬。月光朦胧,波光闪闪,荷叶摇曳,荷香迷离,还有那哗哗的水的吟唱。下了船,村民们便蜂拥而上,拿着宽大的叶子叠好的器皿,盛着红豆糍粑给姑娘们递去,赢了的姑娘抱着一簇莲花,走到篝火旁,高声唱起来:

  “三江边呐有个村,

  每逢八月齐团圆,

  过夜的太阳挂天边,

  愉快的歌儿唱三遍,

  嘿——”

  几个爱凑热闹的年轻人也跟唱起来,歌声传到清江边,瞎眼老太也闻声赶来,大伯见了,赶忙跑过去把老太扶过来。大伯三岁时,老太的眼还是清澈明亮的,大伯活泼,总爱在村子里溜哒,每每走到老太家,老太都会往大伯手里塞几块亮晶晶的糖果,大伯咧着一嘴没长齐的牙傻笑着。后来老太不知怎的就瞎了,据说是亲人去世哭瞎的,此后的每年大大小小的节日,大伯都会赶到老太家中,带些补品和老太爱吃的糕点,陪老太聊聊家常。老太被逗的哈哈大笑,咧着一口掉光了牙。

  龙潭江中一轮圆月更加皎洁,十一点半,篝火的光亮与温热被晚风逐渐驱散。贪杯的星星摇摇晃晃,醉酒的人乐呵呵的要归家。黑夜里,三江村的莲花依旧是粉白粉白的,一一高举的叶仍是翠绿,还有那烧尽的木灰、土墙上的瓜、田垄里的玉米,依旧还是原来的模样,从未被黑夜改变。次日,太阳又会火热的照回大地,树叶青葱的色泽在阳光下显得更加鲜丽。临湖静坐,观日影飞去,三江里的确没有什么迫切的事。

  可如今,那些自在的光阴仿佛被岁月搁浅了。火篝节又到了,三江村的村民从龙潭江缓缓行到清江,又从清江踱到莲池。鱼簖被拆去,村子被一条长长的黄色带子围起来,带子上红色的大字“施工重地”在太阳照射下亮的晃眼。大伯的孙女妮妮用纸杯装了一条虹鳟鱼小心翼翼的向村口走去,风飕飕吹来,小妮妮打了个激灵,不知夏日里的风也会如此的凉。村民们拎着大大小小的布包,最后终于来到了村口,他们将住入可以赏尽城市风光的居民楼。村民们逐个上了船,船夫带着蓑帽低沉着头,滑向不远处的高楼。三江村青草依旧,只是没有了冉冉升起的炊烟,更没有了闪烁跳跃的篝火,取而代之的是朴实的人们头顶上一阵阵的旱烟圈,风一吹,就散了……

  点评:小说虽写篝火,行文却如烟如水般清透,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没有多么鲜明的人物形象,但却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清澈温厚的情境与情怀。“逝去”了“篝火”,沉淀时代沧桑,沉寂凄婉的悲叹。文章情节与行文浑融一体,文情、文气与文笔相得益彰。

    美文精选网